天津文交所团购艺术品:天价画作分拆成500万份
ʱ䣺 2020-01-25

  也许你买不起动辄几百万、几千万元的名画,但这并不妨碍你“团购”它的一小部分。一幅名画,拆分成数万份,以份额方式卖出,就像炒股票一样,这种新兴的艺术品交易方式正在各地兴起。而在不到一个月的时间内,画价涨幅就达到了600%,如此高的盈利,吸引了不少投资者跃跃欲试。

  当收藏变成“炒股”,艺术还能保持本色吗?作为一种新的投资渠道,月涨幅600%的背后,是中国人“逢新必炒”的传统,还是庄家“做局杀散”的手段?

  上周五,天津文化艺术品交易所(以下简称天津文交所)时,正值第二批上市艺术品开始进行份额申购,此次申购的艺术品份额包括画家白庚延7幅画作以及一颗4.34克拉的天然粉色钻石。此前已经上市有白庚延的另两幅画作。

  所谓艺术品份额交易,就是将文化艺术品拆分后通过交易所的电子交易平台公开上市交易。

  例如已经上市的《燕塞秋》这幅画,被分拆成500万份,每份1元,每次交易最少100份。也就是说,以前买的都是一整幅画,现在你买到的可以是这幅画的几万分之一——这几万分之一可能是画上松树的一个节疤,也可能是画家署名的一个标点。当然,你不能把单独的一个松树节疤买回家,画还是统一保管,你只是象征性地在电脑里得到数字。

  天津文交所称,以前这些名家艺术品在拍卖行里动辄拍出几百万上千万的天价,投资门槛太高。艺术品金融化的潮流,令名家艺术品不再是富豪们的专利,普通老百姓也能投资收藏。

  和想象中的很不一样,天津文交所并没有交易大厅,交易所只是租了天津闹市区西康路上的一座高级写字楼的半个楼层。大厅也没有出现人声鼎沸的场景。因为,天津文交所的开户及交易采用网上开户和网上交易的形式,并不接受现场开户。

  尽管如此,每天来这里咨询的投资者络绎不绝,尤其在第一批的两只“艺术品股票”拉完几个涨停,交易所的客服完全接待不过来。2020-01-22www.422833.com就是好人也越来越少了万分焦急下让海

  上周五天津文交所,前台小姐正在接受一位大妈的咨询。“我有股票账户,创业板的账户也开通了,用那个打你们这边的新股不行吗?”大妈问。“不行的,您必须先申请一张招商银行的金卡,然后在我们的网站上申请开户……”前台小姐仔细解答。“哦,你们这边必须重新开户。招商银行的卡我有,你这边能帮我开通么?得赶紧,要不赶不上今天打新股了。”大妈很着急,立即掏出一张招商银行的银行卡,向前台小姐挥舞着。

  前台旁边的休息区里,一位先生在接待另外两位老大爷。老大爷们看上去要专业一点,问接待的先生:“你们这里交易手续费收多少?”“千分之二。”“那么贵?我资金多的话可不可以有折扣?”“交易满一定金额后,我们的佣金会给予一定程度的优惠。”

  由于交易所对前来咨询的投资者都留有联系方式登记,这些联系方式致电了一部分投资者。采访中发现,与高涨的投资热情形成反差的是,投资者对于艺术品的了解程度非常低。买白庚延画的人,不知道白庚延何许人也。“阅读过交易所的交易规则和风险提示吗?”记者问一位高姓的投资者。“没有,就开个户下载个程序买进卖出得了,你说的那些东西在哪儿?”该投资者如是答复。“了解白庚延和他的作品么?”问另一位黄姓的投资者。“白庚延?就是那幅画的画家吗?之前没听说过,但既然拿他的画出来上市了,他一定很有名吧。”“为什么选择投资这个艺术品份额交易呢?”追问道。“国家新弄的投资品种一般都挺有机会的,试一下吧。”该投资者表示他在4块多追进的,虽然不久前经历了一个跌停,但还是有1块多的利润。

  买第一批认购证时许多投资者不懂认购证,买第一批限售股转配股许多投资者不懂股票,买第一批创业板时同样有大把投资者不知道吉峰农机和神州泰岳主营业务是什么,但是只要在第一时间入市,就能获得丰厚回报,这似乎已经成为中国的国情。因此当投资艺术品份额开始试水时,不知道白庚延何许人也的投资者同样在勇敢杀入。

  据天津文交所负责人介绍,目前每天开户人数超过300人,投资者大多分布在天津、北京、上海、深圳等经济发达城市,其中本市的投资者超过三分之一。投资者的开户资金多为十几万元。

  目前,天津文交所的交易方式与股票市场类似,投资者在天津文交所开户之后,便可以下载一个类似于股票网上下单的客户端用来买进卖出。每天的交易时间和股市一样,9:30-11:30,13:00-15:00。只要投资客接触过网络炒股,对艺术品份额交易就能很快上手。不过和股市交易有所不同的是,艺术品份额化交易采取T+0模式,可以当天买卖;此外,该市场每日15%的涨跌幅限制也大于股票市场的10%。

  便捷的操作与较低的门槛让投资者趋之若鹜,但无形中也放大了交易风险。天津文交所第一批上市交易的两幅画作——白庚延的《黄河咆哮》和《燕塞秋》,首日上市涨幅分别达103%和91%。春节过后,两幅画作又连续四天开盘封死涨停。2月21日,两幅画作因为连续三天涨停而被停牌,但停牌结束之后继续涨停2天,然后23日以一个突如其来的跌停结束了连涨趋势。24日继续跌停,25日再度涨停。如计算月涨幅,从1月26日《黄河咆哮》和《燕塞秋》以1元/份的价格进行申购,到2月25日收盘,《黄河咆哮》报收6.21元,月涨621%;《燕塞秋》报收5.75元,月涨575%。

  记者在采访过程中发现,这家火爆的交易所实为房产公司控股的民营企业。根据工商资料显示,天津文化艺术品交易所股份有限公司成立时的股权构成是:天津济川投资发展有限公司、天津泰运天成投资有限公司、天津新金融投资有限责任公司为天津文交所的前三大股东。

  而这前三大股东中,www.13875.com!只有天津新金融投资有限责任公司为国有企业。天津文交所前两大股东,天津济川投资发展有限公司和天津泰运天成投资有限公司,根据工商资料,均以房地产业作为主营业务。

  在天津市金融办,询问在如此火爆的市场气氛下如何对交易所进行监管,金融办相关负责人拒绝了采访要求。

  在谈到如何保护中小投资者利益时,天津文交所市场部负责人王命达表示,交易所只是一个提供艺术品份额买进卖出的平台,“我们只能说是尽可能地保证一切信息公平、公正、公开。”

  在2月25日收盘后,第一批上市的两幅作品,总价值都已达到3000万元左右的天价。中国文化部书画评估委员会书画鉴定委员、白庚延生前的好友宣家鑫认为,白的画作在上市前的一年之内忽然暴涨了十几倍,不排除有人为了上市故意坐庄炒作。

  宣家鑫同时向晨报记者透露:“上市的10件艺术品中,9幅是白庚延的画。白庚延先生已经过世,他生前是我的好友,画山水画,在天津的艺术造诣确实算是非常高的一位,但是他的作品价格是在2010年一年内被炒起来的。”“一位画家去世后,他的作品价格确实会涨一点。但是白庚延的画在上市前1年之内,涨了有十几倍,这个就不正常了。”宣家鑫说。

  公开信息显示,白庚延作品在2010年突然价格飙升。2007年秋拍,白庚延一件名为《巍巍太行》的作品拍出14万元,到了2010年秋拍竟拍到198万元,价格猛涨十余倍。“因此我怀疑,可能有人在做庄,知道要上交易所,提前炒作。”宣家鑫说。风险3

  宣家鑫认为,艺术品份额投资存在的风险,还在于艺术品的线%参与投资的人都没看到过原作,万一画是假的,谁来埋单?肯定还是投资者。”

  而目前天津文交所对于9幅白延庚的画作提供者,皆隐去了身份信息,宣家鑫认为,此举是对投资者不负责任的做法。“上市公司的股东方必须明示,应该公开。一幅画上市,原持有人也应该公开,”宣家鑫说,“不但应该公开身份信息,原持有人还应提供一笔保证金,如果在交易后证实这幅画是假的,那就以这笔保证金对投资者按份额进行赔偿。”

  艺术品被称作房地产、股票证券之外的第三大投资领域,长期回报率甚至超越另两大投资市场。2010年,中国藏品已进入“亿元时代”。“艺术品金融化是一件好事,可以繁荣文化艺术品市场,但必须注重公平、公正、公开的原则。投资者也应该持一种理性的态度,如果大家都想着发财一拥而入,崩盘是迟早的事情。”宣家鑫最后说。